民间湖南(7-2):盘王祭:盘王文化的历史渊源(2)_孙文辉_新浪博客

发布时间:2021-03-07 发表于话题:青州哪里有民间贷款 点击:150 当前位置:龙发金融 > 文化 > 民间湖南(7-2):盘王祭:盘王文化的历史渊源(2)_孙文辉_新浪博客 手机阅读

2、口述的历史

在湘南,盘瓠的传说很接近古代文献的记载:

 

古时评王与高王打仗,高王多次侵犯评王的地方,弄得国不安宁。评王出了一张榜文:谁取得高王首级,就将三女儿英花公主许配给他。上天有一只龙犬叫盘瓠,下凡揭了皇榜就诏出征,渡海取了高王首级。评王担心人犬不能婚配,有意毁约,但英花公主劝父亲信守诺言。盘瓠被英花公主的真情感动,有心降临人间,于是向评王说:请大王将大殿上的金钟取下,罩在我身上四十九天,我自变成人形。得到评王允许。盘瓠罩在金钟内的第四十八天,英花怕盘瓠在金钟内已闷死,便揭开金钟,不料钟内的盘瓠还有头部没有变成人形。评王不负前言,让女儿与盘瓠完婚,并封其“盘王”,迁都青州会稽山。盘王与公主相亲相爱,生下六男六女,评王分赐盘、沈、包、黄、李、邓、周、赵、胡、雷、唐、冯十二姓给其子女。这就是瑶人十二姓的来由。[1]

 

这个传说值得注意的是:它告诉我们,盘瓠被“封王”后,又迁都“青州会稽”。我们知道,姑蔑本是黄河流域的一个古老国族,商周之际,姑蔑国被征服,一部分人由中原迁往东方、由夏而夷。[2]山东诸城也有会稽山,也在青州境内。商周时期有一个蒲姑国,就在今青州府博兴县内。商代的蒲姑部落是瑶族的祖先,因此商代的蒲姑国也应归属于瑶族。[3]他们就是今天瑶族人的祖先。因此,盘王的传说给了我们这样一个信息:盘王氏族的起源,与战乱有关,青州会稽一带曾是他们生养繁衍之地。

口述的历史给我们留下了一些还原历史真象的、新的线索。

在口述历史中,贵州台江县的瑶族有一则传说,大致内容如下:

 

很久以前,国王登基接位时,有位非常勇猛的敌人来攻打他,朝中无人能敌,王召集大官来商量,他说:“谁要是把这个敌将杀了,我就把女儿嫁给他。”结果还是没有人能够战胜。不久,那王脸上忽然长了个肉瘤,越长越大,后来自己掉了下来,他拿了顶帽子将它盖在桌子上。过后不久,王揭开帽子一看,肉瘤变成了一条小狗,王就给他起个名字叫邦尕(Bangb Gab)。小狗长大后,一天,把敌将的头衔了来,王见了敌人的头反倒没了主张,即把文臣武将招来,可众人谁也不敢说该怎么办。还是姑娘自己说:“只要我爹的天下太平,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是我的命。”就带着狗顺河向西方来。后来,因为过一个隆重的节日,王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就派人顺着江河往西去寻找,找了很久才找到。他们已经生养了三个男孩,狗刚刚死去,它的妻子把它停放在正房,拿些树圪兜让孩子们敲打,守灵一天一夜。那个去寻找的人回来把他们的情况告诉王,王说:“它的功劳大得很哩,你们去看看那边有什么东西最大,就拿来祭祀它吧”。“那里水牯牛最大。”那人回答说。王说:“十三年拿大水牯祭它一回,祭的时候要什么礼物你们来告诉我。”后来他们要的祭服祭帽都送来了。他还告示普天之下:你们要碰上一些人戴着尖顶帽,披着一块毛毡,慢步走着,骑马的要下马,坐轿的要下轿。于是现在人们按着王定下的规矩来吃鼓藏。[4]

 

这个传说值得注意的有以下几点:

第一,神狗是出自人身上长出的“肉瘤”、 亲人“顺着江河往西去寻找” 女儿、“狗刚刚死去”却“生养了三个男孩”,——这是世界“复活”神话的几大“要素”,它与春天的祭祀有关,这种神话几乎遍布世界各个民族。

第二、“拿些树圪兜让孩子们敲打,守灵一天一夜”。这与《搜神记》中的“用糁杂鱼肉,叩槽而号,以祭盘瓠”,能与为印证,这是一种种盘瓠的祭祀仪礼。

第三、祭祀要用“大水牯”,这就与“椎牛”有关。

在贵州苗族有这么一个相类似的传说:

 

神农时代,西方恩国有谷种,神农张榜布告天下:“谁能取得谷种,愿以亲生女儿伽价公主许配给他。”由于恩国太遥远,无人敢来揭榜。一天,宫中的御狗翼洛揭下皇榜。第二天它便前往恩国,到了那里,正值秋收,恩国皇仓里堆满了金黄的稻谷。翼洛爬进去滚了又滚,全身沾满了谷种,爬出来就往回跑。恩国国王发现后骑马来追,就要被追上时,它猛回头跳上马,一口将国王咬死,安全归来,神农便将公主嫁给了它。婚后两年,公主生下个大血球,神农听了,一剑劈开,从里面跳出七个男的代兄代玉(苗人)和七个女的代茶代来(汉人)来。一天,代兄代玉带着翼洛去打猎,有条水牛在一旁哈哈大笑,代兄代玉问它笑什么,水牛说:“笑你们不认识自己的老子。”代兄代玉问:“我们家老子在哪呀?”水牛指指翼洛说:“它就是你们老子。”翼洛也点头说是。代兄代玉很生气,认为狗想做他们的爸爸。一怒之下,七人抽出七把铜刀铜剑,把翼洛杀了。回到家中,他们告诉母亲,他们将翼洛杀了。伽介公主当即昏了过去。醒来后大骂代兄代玉:“翼洛就是你们的阿爸呀,你们连老子都杀了,还成什么人。”便要杀他们,代茶代来和人们都来求情,伽价公主还是不依。最后,神农传旨说:“你代兄代玉无知误杀,免于死罪,水牛不该多舌,罚它世代为人犁田耕地,今后还要杀来祭祖。”以后每年秋天,代兄代玉都要杀水牛祭奠“奶妫马勾”(即神母狗父)。[5]

 

这一则传说与前一则大同小异,但其中有“儿子杀父亲”亲人相残的情节,同样也是“复活”神话的重要元素。这一点,说明两则传说,都比较原始、古老。

盘古,在银龙(1934—2002)先生搜集整理的《城步苗款》[6]一书中有着一些不同寻常的记载。所谓“苗款”,实际上就是一种“苗歌”。是“祭公爷”这种祭祀祖先的仪式中演唱的古歌。银龙在搜集这些古歌时,祭祀仪式已经消亡;他从一些老人记忆中抢救出来,在整理编辑时作了一些归纳,更与祭祀仪式发生了剥离。这样,我们没有能够从中了解到“祭公爷”的祭祀仪程,不免有些可惜。

《城步苗款》中的盘古又称“盘古祖师”、“盘古大王”、“三元盘古”。在古歌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祭祀仪式中巫师要“化着盘古祖师正身,通事意、讲公爷,学公爷”,即巫师装扮成盘古,说祖先、演祖先。

在演述祖先的古歌中,“苗款”将人类的起源分为“上元盘古”、“中元盘古”和“下元盘古”三个时期。

在下元盘古时期,人类诞生了,在鸾凤年间八月,发生大洪水,只剩下姜良、小妹做人种,在太白仙人的关心下,二人结为夫妻。小妹九月怀胎之后,“生下一块肉,无手无脚不成人,大莫仙人来破烂,破成三百六十四块,丢落凡间做人种”……

在这个古老的传说中,我们应该注意到以下几点:

第一、这里,盘古不是指为“神”的盘王,而只是一个时间单元。于是,我们不免发出一点疑问:这个“盘”字,是不是就是盘问、盘查之“盘”,“盘古”就像“盘花”一样,只是对一种“古事”的盘查呢(“盘花”在下面我们将要提到的、城步县白毛坪镇的祭祀仪式“庆鼓堂”中已经出现)?

第二、《城步苗款》关于“生下一块肉,破成三百六十四块”的“碎尸神话”在古希腊“酒神祭祀”中同样出现,酒神祭祀是一种“寻找太阳、迎接太阳”的复活祭仪;而这种祭仪也在下面我们将要提到的、城步县白毛坪镇的祭祀仪式“庆鼓堂”中同样出现,是不是“苗款”就是“庆鼓堂”中的巫歌呢?

这里我们不作结论,暂且存疑。


[1] 转引自《瑶文化网》《盘瓠的传说》

[2] 参见彭邦本《姑蔑国源流考述》载《云南民族大学学报》2005年第1期

[3] 参见郑宗泽《蒲姑国的族属》载《民族研究 》2004年第6期

[4] 今旦《台江苗族的盘瓠传说》载《贵州民族研究》1987年第3期

[5] 吴一文《苗族古歌与苗族族源和迁徙》载《苗族古歌与苗族历史文化研究》贵州民族出版社 2000年

[6] 银龙《城步苗款》 岳麓书社 2004年3月 长沙

本文来源:https://www.longfajr.com/info/278233.html

标签组:[文化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文化推荐文章

文化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