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探3制片人岳翔:西北搞钱狠人

发布时间:2021-03-06 发表于话题:哪里能快速借到三百块钱 点击:75 当前位置:龙发金融 > 娱乐 > 唐探3制片人岳翔:西北搞钱狠人 手机阅读

《唐人街探案3》的制片人是横发会的老铁,趁着《唐探3》的票房突破了43亿元,我们请到了这位好大哥来做客,聊聊电影票房几十亿的制片人是怎么炼成的。

可能很多人还不知道制片人是干什么的,简单来说,制片人就是大管家,是剧组的主宰。剧本统筹、前期筹备、组建剧组、成本核算、财务核算、拍摄计划、后期制作、发行都归制片人管。

肯定会有很多人要犟嘴说《唐人街探案3》不够理想,但我们不是影评号,我们只关注两个字: 发财

从发财的角度来看,唐探2+唐探3一共70多亿票房,早就是一个超级成功的商业项目了。没错,对我们来说,电影是一个商业项目,也是一个要在市场上赚钱的产品。

所以,我们必须“拷问”这两部电影的制片人—— 岳翔 ,一探究竟。和好大哥聊了四个小时后,我们全面解析了他从白手起家到坐拥金山银山的财富经历,也首次揭露了电影行业不可外传的财富密码。

这篇文章绝对硬核,对于想发财的人来说,这篇文章都堪比九阴真经了。全篇8800多字,爱看不看吧,毫不夸张地说,我觉得这篇文章一个字值一百块钱。

我们先来简单介绍一下好大哥岳翔的title吧。

他今年36岁,已经在电影圈深耕近15年了,是《唐人街探案2》《唐人街探案3》《滚蛋吧!肿瘤君》的制片人+联合出品人,也是 第一个加入美国制片人工会(PGA)的中国人,还是“影视圈里英语最好的人”。

1984年,岳翔出生于甘肃兰州的一个小康家庭,父母都是体制内的公务员。上初中的时候,岳翔的财商已经早早觉醒了。

兰州,是大忽悠李阳的根据地,毕业于兰州大学的李阳,在这里有一派疯狂英语的忠实拥趸。当李阳下海开始“疯狂”时,正在上初中的岳翔也在慢慢接触疯狂英语,并成为“疯狂英语亲善大使”。

△ 李阳曾重返兰州大学演讲

“现在回想起来,我怀疑那玩意儿很有可能是个传销组织,亲善大使是干吗的呢?负责卖李阳的教材,从他那里进货,然后再卖给我的同学们。”岳翔说。

卖着卖着,岳翔便发现了其中的漏洞,同样都是正版教材,图书城的进货价居然比李阳那里还便宜。他索性直接去图书城里进货了,把疯狂的李阳老师抛诸脑后。

当时,李阳有一个疯狂英语大礼包,200元一大盒,在图书城里却只要150元就能拿到,买的多甚至能便宜到130元,有很大的利润空间。

△ 类似这种大礼盒

岳翔就去书城跟老板谈:“我是疯狂英语的亲善大使,我一年至少能从你这儿拿100套,你能不能给我便宜便宜?”

书城老板也不是傻子,你一个初中生,哪能说便宜就给你便宜。老板说:“你说你是亲善大使我信,但你得先卖到100套,我才能给你便宜到130块。”

“那我到时候卖到100套了,你要是不给我便宜怎么办?”

“孩子,你要是能从我这里买走100套,我担心的是你以后不从我这里买了,你放心,卖到100套我肯定给你返点。”

得到了书城老板的承诺,岳翔回到家就开始狂学英语,毕竟是亲善大使,如果自己都不会说英语,那谁会买你的教材呢?

△ 李阳在雪地里边做俯卧撑边读英语

狠下心来的岳翔把英语学得越来越好,教材也卖得风生水起,最风光的时候,凡是岳翔接触到的学校,所有的疯狂英语教材都是他卖的。

彼时,正在全国巡回讲课的李阳一定没有想到,在自己的根据地居然有个初中生正在薅他的羊毛。

“要想成功,必先自宫”。为了让别人相信疯狂英语确实有用,岳翔逼着自己相信了“三最一口气训练”等方法,把自己搞得特邪乎。等岳翔上高中时,他已经把疯狂英语书里所有的内容倒背如流了。

那时,他一年至少能卖出100套疯狂英语大礼包,就算50块的利润,一年至少也能赚5000块。不仅如此,岳翔的英语已经超群绝伦了,只要甘肃省内有英语比赛,他一参加就肯定能拿冠军。

△ 高中时期的岳翔,电视里正播放着他英语比赛第一的新闻

其实岳翔是个正宗的文艺青年,他闲着没事就喜欢填唐诗宋词,至今还有这个爱好。

△ 岳翔的朋友圈里经常能看到他填的诗词

当年考大学时,岳翔报的第一志愿是北大中文系。“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中文大师,我是个文化人儿,结果TM北大中文系没考上。”

因为英语分数特别高,又是少数民族,落榜之后的岳翔在机缘巧合之下,被调剂到了中央民族大学学习外语。

△ 大学时的岳翔正在舞台上表演原始人

去北京之前,岳翔天真地以为北京孩子说英语都是一口流利的布鲁克林口音。可到了北京他才发现,原来北京的孩子英语水平和他老家的孩子一样。

“发音水平并没有比我们好,词汇量也没有我多,我在北京说英语几乎都能装外宾了。”

结果,岳翔又回到了高中时的比赛状态,继续在各种各样的英语比赛里拿冠军。当然,岳翔的“搞钱”方式已经升级了,他不再卖疯狂英语教材,而是成了疯狂英语秦皇岛地区的“地头蛇”。

△ 至今还能在中央民族大学的网站上查到这条新闻

每到周末,岳翔都要从北京站坐火车去秦皇岛教英语,讲一次课能拿千把块钱。最可怕的是,当时岳翔才上大一,而在台下听他讲课的学生有些已经上大四、研一、研二了。

在岳翔的英语水平被进一步证明了之后,他不再需要通过疯狂英语来挣钱了,因为他找到了一个更赚钱的活儿——同声传译, 一天能挣2万

一般情况下,一场会议需要两名同声传译员,轮换交替着做,然后收入对半分。因为同传的压力太大了,耳朵要听,嘴巴要说,眼睛要看,脑子要想,一般的译员20分钟就要轮换一次。

△ 同声传译员就坐在这样的箱子里工作

但岳翔为了多挣一份钱,他自己一个人就能盯住一场会议。一开始,主办方不同意他这么干,人家也知道规矩,怕他搞砸了。

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岳翔一个人盯了一次会议,结果效果还挺好,他便一发不可收拾了。“这钱挣起来太开心了,比TM教英语强多了,真是尝着文化人的甜头儿了。”

那时还是2004年,刚满20岁的同声传译员岳翔同学,已经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在王府半岛酒店的阿玛尼买了一身西装,赚到钱了就去潇洒。

△ 已经有潇洒公子哥内味儿了

虽然岳翔挣得多,但架不住他花得也多, 大学毕业之前,他已经赚了50多万 ,却没有多少积蓄。

英语不光让岳翔赚到了钱,还让他获得了更大的机遇。

彼时已经称霸北京各种英语比赛的岳翔,得到了中央民族大学和民委的培养资格,在大三时被公派到美国纽约州立大学读新闻传播。

△ 初到美国时的岳翔

开学前一个月,岳翔到了美国,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么穷,即便奖学金能让他在学校里衣食无忧,但他却没有多少零花钱供自己见识一下纽约的繁华。

△ 岳翔那时已经穿上加拿大鹅了,是刚到美国时买的,还带着百年灵手表

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以前就没攒点钱呢?搞钱,搞钱,还是得搞钱,岳翔开始在美国寻找赚钱的法子。

在美国不允许留学生打工挣钱的情况下,有人会去中餐馆刷盘子打黑工。岳翔觉得刷盘子这事不适合自己,挣得太少也太累,有没有什么既合法又能多挣钱的事呢?

岳翔再一次践行了“只要多观察,搞钱机会就在你我身边”这一道理。

△ 初到美国时青涩的岳翔

在开学之前,岳翔去美国银行开了个账户,碰巧看见有人带着其他人来开户,银行给了那位介绍人一张支票,支票金额可能是20~50美金。

“我一看有返点,我就开始算,拉多少人过来开户,我能赚多少钱,一拍脑袋,这生意能做!”

岳翔找到了美国银行的员工,表示自己可以帮银行开户,学校马上有一批新生要来,“我帮你拉新客户可不可以?”银行员工当然同意。

△ 岳翔正在为活动准备气球

到了开学日那天,岳翔在人多的地方摆了一张桌子,然后告诉新生们,在美国银行开户不仅不要钱,还有各种福利,现在开户还能送一件T恤衫。

“我作为你们的联络人,你最后跟美国银行签合约的时候,会有一行要写谁介绍你来的,你把我名字写上就能拿T恤衫。”

那天,岳翔给美国银行拉了50多个客户,有留学生也有美国本地新生,这一波让他挣了1000多美元。自此以后,只要学校有活动或比赛并允许在人多的地方摆桌子,岳翔就会出现。

△ 岳翔后来还请过墨西哥乐队办活动,拉南美学生去银行,他身上穿的就是银行给的T恤

当然,这对以前一天赚过2万的岳翔来说只是小钱。他的重心还在学习上,岳翔的成绩门门都是A和A+,甚至还上了校长嘉许名单(Dean's list),这是学霸的象征。

△ 岳翔身上穿的正是那件阿玛尼西装

岳翔的表现引起了一位教授的注意,他跟岳翔说:“我看你对电影还挺感兴趣,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咱们学校不培养做电影的人,顶多培养个记者,你想干电影得去有电影工业的地方。”

岳翔说:“咱们纽约不就有电影工业吗?”

老教授特认真地告诉他:“纽约确实有电影工业,但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我认识一个在加州的导演叫西蒙·韦斯特,他是我的英国老乡,你愿意给他端茶倒水打下手吗?”

那时岳翔还不知道谁是西蒙·韦斯特,一查才知道,西蒙是《古墓丽影》和《空中监狱》的导演,还是《黑鹰坠落》的制片人,好家伙,这是个行业大牛啊。

△ 大导演西蒙·韦斯特,后来还拍了《机械师》和《敢死队2》

能给这么牛逼的导演当小弟,端茶倒水也愿意。于是,岳翔趁寒假去了加州,跟着西蒙·韦斯特见识了好莱坞工业体系。时间一晃而过,2006年,由于岳翔的签证到期,他回到了中国。

听岳翔讲述他开了挂一般的早年经历,让我感叹自己怎么就没这脑子。没想到,回了国的岳翔在当上制片人之后,干过的事更是让我瞠目结舌。

2007年,是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一位美国制片人买下了张纯如写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然后找到南京的一家公司合作,又找来了西蒙·韦斯特做导演。

这部电影名叫《南京浩劫》,西蒙·韦斯特想起了岳翔,就叫他来做翻译,岳翔一听,二话没说直奔南京。

△ 岳翔与西蒙·韦斯特在南京

虽然这部电影最后不了了之,但岳翔的翻译能力给保利华亿传媒的两位老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两位老板便开始想办法拉拢岳翔。

“小岳,我看你给西蒙·韦斯特当助理,你的梦想是当导演吗?”“不是,我的梦想是当制片人。”

“你要当制片人,在美国你还得花30年才能当上制片人呐,你要是跟着我俩,明天就能让你的名片上印着制片人三个字。”

岳翔一听,哟,那我应该跟着你们俩啊,随即就加入了两位老板的公司——华亿联盟,负责国际业务。

进了华亿之后,岳翔就有点傻眼了,华亿并没有那么多的片子让他制作,领导的意思是,让他自己想办法找到可以制作的片子。

△ 刚回国的岳翔还想过靠卖飞机来搞钱

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岳翔想了半天,找到了欧洲最大的电视节目发行商——英国富曼传媒(Fremantle Media),他们手里有《美国偶像》和《英国达人秀》的版权和模式权,富曼传媒还有个强硬的靠山,欧洲传媒巨头——贝塔斯曼集团。

△ 贝塔斯曼被更多人熟知的是书友会

于是,岳翔就代表华亿联盟开始与富曼传媒商谈合作纪录片的事宜。

当时中国纪录片的成本非常之低,一集纪录片50分钟,一分钟的标准价格只有30元,一集才能卖1500元,如果有20家电视台愿意买,拢共也就3万元。

3万块钱根本做不了纪录片,看看人家好莱坞有演员扮演的纪录片,单集制作成本折合人民币两三百万,人家那是拿纪录片当电视剧拍了,巨大的价格差异根本做不出来能让富曼传媒满意的效果。

岳翔想到了一个很鸡贼的主意,能不能买下中国的优质历史电视剧当素材,然后剪辑成纪录片呢?这等于是田忌赛马了呀。

想到就做,岳翔便把金韬导演的中国一流电视剧《长征》剪辑成了历史纪录片,卖给了富曼传媒。

把中国的主旋律题材剪辑成纪录片卖给老外,一条纪录片节目出海的路被岳翔成功地蹚了出来,这次合作经历让岳翔跟富曼传媒搭上了线。

挣钱,一直是岳翔心中一个重要的诉求,那么做纪录片怎么才能挣钱呢?因为当时纪录片在中国的内容生态里叫非剧类内容,所以,岳翔盯上了中国非剧类内容最好的公司——光线传媒。

光线传媒有个王牌节目叫《娱乐现场》,他们的项目生产成本很高,拍那么多期还要请明星,如果按照电视台几十块钱一分钟的收购方式,那光线传媒可太难了,他们到底是怎么赚钱的呢?

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

经过一番研究,岳翔发现了光线传媒的秘密——节目换广告时间。原来,光线传媒的节目不卖给电视台,而是通过免费送给电视台的形式,来换取播放《娱乐现场》期间的5分钟广告时间。

这5分钟广告时间电视台无权干涉,你做你的铁柱子不孕不育医院广告,我做我的品牌广告。

如果想让自己的广告被全国人民看到,你只能投央视,可如果没有那么多钱投央视怎么办?投地方电视台呗,比如铁岭电视台、保定电视台,价格相当便宜。

△ 宇宙中心的电视台

但是,广告商不会与各个地方电视台单独谈合作,因为管理成本太高了。

这时,光线传媒就抖了个机灵,搞出了个“多台联播网络”。简单来说,就是把几十个地方电视台整合起来,再用节目换取广告时间,靠数量达到覆盖的效果。

看到光线传媒靠这种模式赚了钱,岳翔也有样学样开始着手操作。他发现,每个省台和省会台都有个纪录片频道,即使不叫纪录片频道,也一定会播纪录片。

岳翔只要自己打造一个栏目,再提供给各个电视台,用节目换广告时间这事就成了。

为了认识全国地方电视台里买纪录片的人,岳翔跑遍了各种电视节,然后再求爷爷告奶奶般地让别人把自己介绍给台里负责购买纪录片的人。

经过了长时间的努力,岳翔搞定了全国30个省台和省会台。现在“多台联播网络”有了,纪录片资源该怎么解决呢?

岳翔这套逻辑,其实和“比尔·盖茨女儿嫁世界银行副总裁”那段子一样。他约了富曼传媒CEO戴维·艾伦德在戛纳电影市场见一面。

岳翔告诉戴维·艾伦德:“我在中国有一套虚拟电视网络,包含30多个电视台。”

戴维·艾伦德一听,这小伙子有点东西啊,遂问岳翔需要多少个小时的节目。岳翔大手一挥,先来300个小时!戴维·艾伦德又问:“300个小时你们一周几播啊?”

这问题把岳翔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当场一算,一年52周,一周5播,一播一个小时的话,300个小时好像说多了,那就要250个小时吧。然后戴维·艾伦德又问:“那你的意思是你们没有栏目内重播吗?”

岳翔一下被这句话给问懵了。他含糊着答道:“可能没有。”

戴维·艾伦德说:“中国的观众不可能比我们的观众要求还高啊,你们肯定有栏目内重播,一周5播,一年给你200个小时的节目就够了。作为回报,广告费我们要拿一半。”

△ 富曼传媒前CEO戴维·艾伦德

岳翔赶忙答应了下来,这招“空手套白狼”还真成了,这一年,岳翔才23岁。2009年,华亿联盟与富曼传媒在香港成立了合资公司——中国视野纪录传媒,他们出品的纪录片栏目叫《视野》。

同年,华亿的大老板把港交所上市公司“上联水泥”收购了,并塞入自己的影视业务后将其更名为“文化中国”,实现了借壳上市。

2014年,阿里巴巴以62.44亿港元收购了文化中国60%股权,持有文化中国股票的岳翔果断卖出套现,挣到了自己真正的第一笔大钱。

△ 阿里收购文化中国后,将其更名为阿里影业

做完《视野》栏目后,岳翔离开了华亿开始自己创业,同时仍然与华亿的两位老板合作了一系列纪录片。

比如游说富曼传媒和国内电视台合作,让奈吉尔·马文来到中国拍摄《马文与中国大熊猫》,还未开拍便被Discovery频道的动物星球订购。

△ 相信不少人都看过这部纪录片

《马文与中国大熊猫》大获成功后,岳翔紧接着与云南卫视合作了《马文探索中国S1E01云南动物王国》。

△ 岳翔与哥伦比亚投资局的人合影,那时他们拍了《狂野哥伦比亚》,他们的拍摄许可是001

2012年,岳翔刚做完一大堆纪录片,时任万达影视总经理的宋歌就找上门来,说万达影视需要一个国际制作的负责人。

“你不是想干制作吗?来万达干,我这儿开放。”

岳翔本以为能借助万达的资源大展拳脚,可到了万达以后他又傻眼了,那时候万达根本不投开发,不开发就无片可作。

当然,万达不会让他闲着,你不是英语好吗,那我安排你去谈生意。岳翔又把他那阿玛尼西装穿上了,开始跟人聊多片融资,聊收购AMC院线。

△ 岳翔在派拉蒙总部时,坐在阿甘正传的长椅上拍照

2013年,宋歌从万达离职,后来成立了北京文化。树倒猢狲散,岳翔也回到了自己的果实影业寻找着下一个项目。这时,他们发现了漫画《滚蛋吧!肿瘤君》。

凭借自己多年以来对市场的了解,岳翔觉得这事儿肯定能挣钱,于是花了30多万元买下了《滚蛋吧!肿瘤君》的IP,以四千多万的制作成本拿下了5亿票房。

花30万买IP倒不是岳翔手里没钱,而是他们只愿意出30万来买IP,因为买下IP之后,距离制成电影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后面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岳翔不是一个IP信仰论者,他认为电影IP只是电影的第一步,不是电影的全部。

“有些人总觉得有了IP这电影就成功了,花了好几千万去买一个IP,结果后续没钱制作就烂尾了,任何一个懂行的人都知道这玩意儿早期不能花太多钱。”

岳翔说:“没有任何一个行业能让外行人发财,首先你得成为一个内行,然后再去寻找发财机会。”

说罢,岳翔就开始给我讲起了他最近正在写的制作人方法论。

中国电影现在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岳翔认为行业的未来应该向白箱理论推进,如果我们希望电影的制作规模更上一层楼,制作的预算提升到更高的层次,白箱理论是一个更加有效的方法。

黑箱理论即是包拍制,把钱从一头放进去,把电影从另一头拿出来,整个生产流程外人看不到。而白箱理论的生产流程则公开透明,任何问题都可以回答。

目前,中国电影这一行业最大的特点是生产的要素非标准化,所以我们能看到那些说不清的天价片酬,它的合理性令人存疑。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演员能够保证电影最终百分百盈利。

△ 岳翔与地狱天使纽约分会主席Chuck Zito在《唐探2》的拍摄现场

中国电影界有许多案例在反复证明,如果IP特别强,这电影会死;如果演员阵容特别强,这电影会死;如果导演的名气特别大,这电影会死。

“任何一个子系统特别强的时候,对于整体系统来说很可能是一场灾难。”

很多讲不清楚的事和很多讲不清楚的钱,都会让投资人觉得很不公平,白箱理论能够清晰的告诉投资人,钱花哪了,怎么花的。

如果我们不让电影行业正规化和标准化,日本就在旁边摆着,八九十年代日本当了快20年的全球老二,为什么日本的电影工业最终走向没落?

△ 日本电影的黄金时代,以剑戟片和特摄片闻名

因为日本电影业一直以来是黑箱操作,不许人们提问题。所以当外部的经济衰落和内部的行业弊端同时爆发时,没人愿意再投钱了,日本的电影行业就不行了。

所以日本到现在都不认为电影是一个产业,当它不再是一个产业的时候,管理水平就无法再提升,资本的数量也上不去,整个行业将停滞不前。

《唐人街探案3》在日本拍摄时,往日本运了一个IMAX摄影机,日方制片人古泽佳宽都惊了,中国人带来的器材日本几乎都没有,很多器材甚至他都是第一次见到。

△ 图源:《唐人街探案3》制作特辑

而且唐探3剧组还在日本足利县搭建了一个涩谷十字路口的布景,再加上雇用了非常多的群众演员,就连古泽佳宽都在感叹中国人的大手笔。

日本人当然也想尝试这类新技术的拍摄和制作,但是基本不可能实现,因为日本的电影工业基础已经不再支持超大规模的制作了。

作为一个中国电影人和白箱理论信仰者,岳翔自然是希望中国电影行业越来越好,当电影行业变成白箱了,行业就会可持续性发展。

“挣钱的事,还是得细水长流,你肯定不希望这生意干两年就没法干了。”

△ 《唐探3》群演放饭时的场面,岳翔笑称:“丰臣秀吉打德川家康的场面也就这样吧?”

投电影的风险比其他行业的风险要大,投资人当然知道它的风险所在,但投资最怕的不是风险,而是没有预期。

现在有一部分人在批评《唐人街探案3》,但电影工业是门生意,我们在商言商,岳翔在《唐人街探案3》制作之前就知道这部电影不会亏损,40亿票房在预料之中。

“永远不要小瞧你的投资人,不要觉得投资人就是人傻、钱多、速来,投资人在意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赚不赚钱,第二件事是游戏是否公平。”

不可控因素在增加,大投入就会减少,没有大投入,产业水平就无法提高,电影行业的衰落导致了好莱坞电影进一步入侵。

△ 这场撒钱片段相信很多人都记得,在足利县搭建的涩谷景拍的

“我眼睁睁地看着日本电影工业被美国电影打得满地找牙,当《复仇者联盟》上映的时候,日本拿什么和美国电影抗争?拿《小偷家族》吗?”

《小偷家族》在艺术的水平上未必比《复仇者联盟》低,大家对它的喜爱程度也未必比《复仇者联盟》低,但是《小偷家族》没有办法去和《复仇者联盟》正面竞争。

某一天,当好莱坞大片在中国上映却没有一部国产电影能与之抗衡时,中国电影就会被剥夺话语权,电影产业也会被摧毁。

随之而来的就是文化入侵,你看完《黑鹰坠落》会觉得这电影拍得牛逼,美国大兵真厉害,可事实上美军游骑兵在索马里被民兵打了个稀巴烂,黑鹰直升机坠了两架,一个失败的行动牛逼什么?

我们的邻居韩国,现在是亚洲电影第一强国,可怕的地方在于,韩国的影视娱乐产业不是对标日本,也不是对标自己,而是对标美国,他们的生产规格是好莱坞的生产规格。

韩国就比中国好吗?没去过韩国的人可能会觉得韩国挺好,但其实韩国的阶级固化严重,财阀影响着整个韩国。就这样一个国家,人家的《寄生虫》拿了奥斯卡。

“我希望当好莱坞大片在中国上映的时候,我们也有大规模大制作的电影与好莱坞抗争。”

一个工业基础薄弱的国家想要做出高精尖的火箭,钱学森带领着科学家们把这事儿做成了。那么火箭都能造出来的国家,电影工业能不能站起来?能,但缺少方法论。

影视行业需要一个方法论来标准化运作,有的导演靠直觉创作拍了一两部不错的戏,但之后拍的电影越来越差,那是因为他的直觉耗尽了,他缺乏所谓的方法论,所以无法解决问题。

从业15年来,岳翔制作过几百万的纪录片,也制作过几千万的电影,更制作过一亿美金成本的电影,他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

△ 经验老练的岳翔

岳翔正在写他的《制片人控制论》,作为一个文科生,他有着理科生般的思维方式,他信奉钱学森的《工程控制论》和诺伯特·维纳的《控制论》。

制片人想控制成本,就要把项目当作一个整体来看,单独削任何一个子系统的价格都削不下来。

用信息不对称原理来说,面对摄影师时,你不可能比摄影师还懂摄影,面对导演的时候,你不可能比导演还懂电影创作。如果你只会压低他们的价格,他们就会给多少钱出多少力。

摄影说要涨一部分钱,美术也说要涨一部分钱,你怎么办?你要利用你的信息优势,通过项目的整体去判断,先弄清楚什么事是必需的,然后再告诉他们需要实现的目标是什么。

△ 《唐探3》在东京拍摄涩谷站布景

在剧组里,所有的子系统其实都是艺术家,摄影指导是艺术家,美术指导是艺术家,造型指导也是艺术家。

艺术家知道自己能够呈现的最好效果是什么样子,但制片人未必需要他们每件事都做到最好,制片人需要的是整部电影最后形成的效果是最好的。

按照控制论中的最优控制理论来说,总系统的最优效益要大于子系统的效益之和。

对于管理剧组,岳翔有一套自己的规矩,制片人和导演是全组的主宰,制片组的头儿应当是制片主任或执行制片人,导演组的头儿应当是第一副导演,而不是导演。

如此一来,制片组或导演组的权利就有边界了。当导演觉得自己只是导演组的头儿时,导演组的权利就会放大,导演组说的一切要求自然而然就会变成对的了。

对整体的系统负责,就不能有心腹,每个组之间都要平衡。“恃势凌人的毛病不能让任何人有。”

△ 岳翔在全世界最大的下水道,日本“地下神殿”龙Q馆

岳翔以前在分权问题上栽过两回跟头,他认为这是他创业生涯中最大的一个战略失误。

在还没有弄清楚白箱理论到底该透明在什么地方时,岳翔已经开始做人才梯队建设了,而梯队建设就会涉及分权问题,即让其他人全权负责一个领域,这时就会出现权力寻租的空间。

权力寻租就是拥有这项权力的人会以权谋私,收受贿赂。给岳翔带来的后果就是公司产能下降,团队一瞬间丢了好多人,由于人才短缺,错失了很多项目。

2007年,岳翔刚从美国回来时的梦想是一年能赚200万,有150万也能让他心甘情愿当小弟。如今的岳翔则有了更大的野心,他想要做出一个能跟老美较劲的泛娱乐公司。

△ 岳翔的光头更能显出一股狠劲儿

于是岳翔开始写《制片人方法论》和制片人培养计划。他的制片人培养计划其实就是收学生,而且免费,前提是能读懂他的《制作人方法论》。

再经过层层的筛选后,岳翔会把他做制片人的经验倾囊相授,同时出钱出项目来锻炼学生。“失败当然不可避免,但在影视娱乐这个行业,一个成功就可以覆盖十个失败。”

当学生出徒后,产值必然会增加,岳翔就会变成投资人,通过投资学生的项目来获取回报。

“与其我从一年拍一部电影提高到一年拍十部,不如我让十个人一年拍一部电影,这样我的风险也会降低,我从不跨行业投资, 我只投自己了解的行业里的项目 。”

听到岳翔这么说,一幅“制片人教父”的画像在我的脑中徐徐摊开,他的影视娱乐帝国也逐渐变得清晰。

四个小时的畅谈,这个高大的西北汉子给我带来的印象就是热情、健谈、性情和风趣,他的经历也印证了横发会的那句口号:

设计/视觉:小李老师

本文来源:https://www.longfajr.com/info/275072.html

标签组:[中国电影] [传媒产业] [疯狂英语] [复仇者联盟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娱乐推荐文章

娱乐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