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亚:心宽体胖地月还两万贷款

发布时间:2021-03-06 发表于话题:大额长期贷款 十年 点击:65 当前位置:龙发金融 > 时事 > 周亚:心宽体胖地月还两万贷款 手机阅读

       荔枝特报专稿 记者/孟煦 摄像/许迪侃 剪辑/奚宇  

  2020年,周亚快速走上了婚后发福的道路,朋友们都觉得他老了许多。

  2019年,在一个岔路口的阴差阳错,他没有回到媒体的轨道上,2020年在公关的职业道路上又走了一段。

  除了花了四万多元做了一个近视矫正手术,周亚今年的生活鲜有变化。和去年一样,他依旧住在通勤时间单程两小时的北京房山区,每天上班、遛狗,和妻子过着幸福的小日子。

  他用“安稳”形容2020年,“以前多少都有些折腾,今年应该是最平淡无奇的一年”。

  从媒体到企业公关

  周亚在家中办公

  这一年,周亚在一个招聘企业做PR,负责企业旗下一个公号文章的采写,帮助求职的年轻人了解一些职业内幕。周亚觉得这份工作安稳,有兴趣,但不是特别有挑战性。

  “很多时候其实是在吃老本的,都是利用我之前媒体的资源找各个行业的人。”

  令他稍许安慰的是,虽然换了一个赛道,但仍然是在做内容,和之前在媒体做的事情差不多,采访的过程中也能遇见不少有趣的人。比如天津一带殡葬行业一个濒临消失的职业——“大了”,比如一些人们熟悉的职业里不为人知的职业状态。

  “跟所有的行业聊下来,你会发现各行各业都很不容易。比如说互联网会觉得国企的人稳定有铁饭碗,国企的人会觉得互联网挣钱多。很多人你觉得很光鲜,但是实际上从业人员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并不高。”

  从媒体转战公关领域,是许多媒体从业者都会选择的职业轨迹。在公关的路上走了一段,周亚觉得应该没有可能再回到新闻领域了,但是他偶尔会幻想,“哪天我要是中个彩票,不愁吃不愁喝了,我还是想回媒体。”

  “这是你的理想吗?”

  “没有那么高大上,就是喜欢。”周亚说。

  周亚家有趣的小陈设

  如今,周亚家的经济状况已经有所改善。

  三年前买房时,周亚首付加房贷多半都是借的,目前他仍然每月要还一万多元的消费贷(房子首付),和一万元银行正常的按揭贷款,周亚盘算着,首付款还有七八万就还完了,那么到2021年底每个月就只用还一万多房贷,勉勉强强可以开始考虑更多未来规划。

  不过,这边房贷刚刚还出点眉目,到手的房子就已经连连下跌了几十万。周亚对此显得坦然,“房子跌和涨对我来说是一样的,反正我现在住着,暂时也不换。而且按照现在的收入状况和二套房限购政策,我在北京绝对买不起下一套房子,就算小迪家拆迁了都不可能。”

  周亚说,他现在互联网公司的圈子,大家很少讨论买房。身边许多年轻人没有买房的需求或者买不起房,大家都是想着工作几年以后换个城市或者回老家。

  从被“催婚”到被“催生”

  婚后第三年,周亚和妻子小迪的感情平静安稳,但和家人的互动话题很自然地过渡到“生娃”上。

  周亚的家在山东农村,父亲在村办企业上班,母亲在家里无事可做,“带孙子”成为周亚妈妈集美好愿望和价值实现为一体的一件事。

  周亚的家庭氛围属于比较民主轻松的,父母很少直接干预儿子的事情,但是会拐弯抹角地提一提孩子。

  “我今天去谁谁谁家了,谁谁谁家的小孩可好玩儿了。”

  “我今天去谁谁谁家玩她的孙子去了。”

  “你还记得小时候跟你一起玩的谁谁谁不,他都生孩子啦!”

  周亚列举了父母催生时常用的三个句式,“他们也就是说说,他们也知道现在我什么情况。自己都过得很惨,怎么去养一个孩子。”

周亚和妻子小迪的结婚照

  也不单单是钱的问题,周亚觉得自己和妻子小迪都没有强烈的对孩子的憧憬。

  “顶多要一个,一个我都嫌多。”

  “那狗你咋不嫌多?”

  “那不一样,狗你给它吃的玩的开心点就行了,娃你需要培养,需要照顾,需要各种东西。”

  被催得多了,周亚也深入思考过要孩子的问题,他觉得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时才会生宝宝,“一是我可以给小孩我觉得应该有的优越的生活。二是我不希望因为这个小孩影响我的生活水平”。

  和许多名校生对下一代抱有很高期望不同的是,从村小考到南开大学的周亚对学区和培训班并没有很“鸡血”,“可能是我还没孩子,这块我现在的想法就是他(孩子)爱咋咋地,能考成啥样考啥样。”

  他只是觉得,生宝宝要给老婆住月子中心,要去私立医院,这些都很花钱,要预备好。

  还房贷和生活开销之外,周亚开始凑热闹买一些股票和基金,试水了几次以后发现股票不太适合自己,“股票你得盯着,我经常放里面就忘了,有时候还点错了以为自己卖掉了赚钱了,后来发现跌回来了。”

  周亚花四万多元做了近视矫正手术

  今年周亚最大的一笔消费就是花了四万多元做了一个近视矫正手术。由于近视度数过高,常用的飞秒和半飞秒都做不了,他不得不选价格更高的晶体植入手术。

  摘下纱布的那一刻,他感觉心都明亮了,“这笔钱花得真的特别值。”除此之外则没有什么大额的消费。一年中大半年居家办公,让本来就不修边幅的周亚看起来更颓。外套、裤子都旧旧的,粘满了狗毛。

  两条狗、一家人与不平凡的年

  “狗主人”可能是周亚身上最为显著的身份,他因为养了三条调皮的狗,被方圆几里的养狗人所熟悉,有时候少带一只出来,还会有路人问那一只哪里去了。

  周亚和小迪在逗弄家中的狗

  周亚上个月送走了养了两三年的一条柴犬“柚子”,这只柴犬是家里柯基的“丈夫”,柴基串串的爸爸。由于柚子过于好斗,有一次周亚和周边的狗友相约去一片荒地放狗,柴犬突然发狠咬住了别人家的泰迪,把泰迪吓晕过去了。周亚为此向狗主人赔礼道歉,还给狗买了营养品。

  后来恰好有一个朋友想要周亚的这只柴犬,来接狗狗的时候周亚还很不舍,柚子头也不回地跟着走了,于是新主人给狗狗取了新的名字,叫“凉薄”。

  “你为什么不教育一下柚子呢?”

  “教育这个东西你得无限次还原场景,才能打它才能教育它,那你怎么能找到一只狗给它打然后教育它呢?”

  如今,两条狗已成为小两口家人一样的存在。早起遛遛,业余逗逗,平淡的生活也有着幸福生动的底色。

  在北京安家两年多,周亚不再有漂泊之感。2021年春节,全国倡议就地过年,周亚在第一时间将父母从山东接到北京,小迪的父母也将来到小两口的新居一同过年,这是他们双方家人第一次在北京过年。

  两边父母都表现得很适应很开心,已经开始筹备起年夜饭。鲁菜、京菜,这注定是一场特别的团圆。

  记者不禁想到了最近热映的电视剧《山海情》里的一句台词:“人有两头根,一头在老先人手中,一头在后人手里,我们后人在哪里,根就在哪里。”

        【历年回顾】

  2014年|周亚:我不是屌丝 也拒绝被贴标签 

  2015年|周亚:为了爱情离开国企当北漂 

  2016年|周亚:转角遇到梦想 

  2017年|周亚:人生处处是选择

  2018年|周亚:北漂男子图鉴之安家五环外

  2019年|周亚:老婆、狗、热炕头

本文来源:https://www.longfajr.com/info/274143.html

标签组:[心宽体胖] [周亚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时事推荐文章

时事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