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门庆的“十兄弟会”,看什么样的人才能当“大哥”_狐朋狗友

发布时间:2020-09-27 发表于话题:有钱花这个狗比平台 点击:29 当前位置:龙发金融 > 文化 > 从西门庆的“十兄弟会”,看什么样的人才能当“大哥”_狐朋狗友 手机阅读

原标题:从西门庆的“十兄弟会”,看什么样的人才能当“大哥”

从西门庆的“十兄弟会”,看什么样的人才能当“大哥”

乔志峰

歌手雪村有首歌叫《潘金莲》,其中有几句歌词是这样滴——

潘金莲长得很性感

也很好强

财主逼她她不从

卖给了武大郎

武大郎做小买卖

身残志不坚

她终于投靠了西门庆

黑社会大流氓

……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人,鲜有不笑者。与其说雪村是个歌手,倒不如说他是一个披着歌手外衣的段子手。对他的风格,有人觉得有趣,有人觉得就是恶俗小调。除了音乐,其歌词也充满了恶搞的意味,让一些人感到简直胡扯八道,难以接受。

比如说西门庆是“黑社会大流氓”,或许就有人提出异议:西门庆虽说不是什么好东西、淫欲无度,可人家毕竟是个生意人、大老板,后来还当上了当地司法部门的领导,跟黑社会沾不上边吧?

嘿嘿,雪村这回还真没唱错,西门庆确实搞过黑社会,并且,他后来的发迹,很大程度上便有赖于此。

《金瓶梅》一开篇介绍西门庆的家境时写道: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中,有一个风流子弟,生得状貌魁梧,性情潇洒,饶有几贯家资,年纪二十六七。这人复姓西门,单讳一个庆字。他父亲西门达,原走川广贩药材,就在这清河县前开着一个大大的生药铺。现住着门面五间到底七进的房子。家中呼奴使婢,骡马成群,虽算不得十分富贵,却

也是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

很显然,西门庆此时并无什么特别之处,顶多算个“富二代”,并且也不是特别有钱的二代,只是一个“殷实人家”而已。钱不多,势力也不大。

但西门庆却并不甘心过自己的“小康生活”,他有更远大的理想和抱负,他野心勃勃,试图通过自己的投机钻营和一系列操作大富大贵,成为人见人敬、人见人怕的大官人。

西门庆确有几分头脑和才能,他深知孤掌难鸣的道理,明白单靠自己折腾,扑腾不起多大的浪花。只有勾结一帮敢闯敢干的狐朋狗友,建立自己的“组织”、形成自己的势力,才能抱团干事,不管是做生意还是打架平事儿,都有所倚仗。

所以,《金瓶梅》第一回就写了“西门庆热结十弟兄”的详细过程。由此可见,作者确实是将此作为西门庆发迹的开端来特意突出的。

西门庆本身不甚读书,终日闲游浪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结识的朋友,当然也都是些帮闲抹嘴,不守本分的人。主要的有这么几个:应伯爵,专在本司三院帮嫖贴食;谢希大,游手好闲,把前程丢了,亦是帮闲勤儿;祝实念,绰号孙寡嘴;吴典恩,专一在县前与官吏保债;还有云理守、常峙节、卜志道、白赉光等。

总共十来个人吧,里边哪里有一个好东西?其中有几人,作者在这里只列出了名号,并未介绍其秉性和日常言行,但在后文中却通过其所作所为,将其卑劣无耻描摹得入木三分。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书中交代,这帮人见西门庆手里有钱,又撒漫肯使,所以都乱撮哄着他耍钱饮酒,嫖赌齐行。原来,他们之所以愿意跟西门庆混住一起,只是看中西门庆手里有钱并且大手大脚,跟着他可以混吃混喝混赌混嫖。

西门庆也不是傻子,何尝不清楚自己这些狐朋狗友是什么玩意儿,整天哥长哥短叫着、奴颜婢膝奉承着,所图者无非利益,就是为了沾点便宜。但西门庆对此并不在乎,他恰恰要利用人性的弱点,将这些人笼络起来为己所用,扩大自己的威风和势力。

西门庆的大老婆吴月娘,对西门庆这帮狐朋狗友十分反感,曾经抱怨道:“你也便别要说起这干人,那一个是那有良心和行货!无过每日来勾使的游魂撞尸。我看你自搭了这起人,几时曾有个家哩!”西门庆反驳道:“你别的话倒也中听。今日这些说话,我却有些不耐烦听他。依你

说,这些兄弟们没有好人,使着他,没有一个不依顺的,做事又十分停当,就是那谢子纯这个人,也不失为个伶俐能事的好人。咱如今是这等计较罢,只管恁会来会去,终不着个切实。咱不如到了会期,都结拜了兄弟罢,明日也有个靠傍些。”

从这段话里,我们可以看出西门庆交朋友的标准和原则:1,把我当大哥,听我的话(使着他,没有一个不依顺的);2,会办事,有一定的能力(做事又十分停当);3,会混社会,有眼色(不失为个伶俐能事的好人)。至于什么人品啊、学问啊,西门庆根本不考虑,统统都是浮云。也难怪,西门庆他们原本便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有利用价值就行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西门庆既然生了跟狐朋狗友更进一步发展友好互利关系、结拜兄弟的心思,当即便筹划起来。这也是西门庆的一般好处,做大事不拘小节,有想法就付诸实施、雷厉风行。

可是,问题来了。卜志道刚刚死了,遍插茱萸少一人。中国人做事特别喜欢玩文字游戏,结拜嘛,凑够10个人才好,十全十美嘛。还有个空缺,叫谁替补好呢?

随后应伯爵、谢希大来扯皮条,说起此事,谢希大也道“结拜须得十个方好”。西门庆沉吟了一回,说道:“咱这间壁花二哥,原是花太监侄儿,手里肯使一股滥钱,常在院中走动。他家后边院子与咱家只隔着一层壁儿,与我甚说得来,咱不如叫小厮邀他邀去。”应伯爵拍着手道:“敢就是在院中包着吴银儿的花子虚么?”西门庆道:“正是他!”伯爵笑道:“哥,快叫那个大官儿邀他去。与他往来了,咱到日后,敢又有一个酒碗儿。”西门庆笑道:“傻花子,你敢害馋痨痞哩,说着的是吃。”

嘻嘻哈哈中,就定下了人选——花子虚。西门庆再次展示了自己的择友观:有钱、舍得花钱,甘当冤大头。应伯爵虽属插科打诨开玩笑,其实也有意无意表明了内心深处的小九九:交朋友,就是为了混吃混喝占便宜。

到了结拜之时排座次,众人一齐道:“这自然是西门大官人居长。”西门庆道:“这还是叙齿,应二哥大如我,是应二哥居长。”伯爵伸着舌头道:“爷,可不折杀小人罢了!如今年时,只好叙些财势,那里好叙齿!?”谢希大道:“哥,休推了。”西门庆再三谦让,被花子虚、应伯爵等一干人逼勒不过,只得做了大哥。第二便是应伯爵,第三谢希大,第四让花子虚有钱做了四哥。其余挨次排列。

好一出结拜闹剧!既然是结拜兄弟,当然是长者为尊。可最终的结果,却是最有钱的西门庆当了老大,年龄比西门庆还大的应伯爵心甘情愿成了“老二”。就连花子虚这样的小屁孩儿,也因为有钱而被另眼相看,抬举做了四哥。

应伯爵绝非故意谦虚,毕竟年龄是个硬杠杠。他之所以甘居“老二”,一是为了拍西门庆的马屁,不敢僭越。很多事情都需要西门庆出钱,惹他老人家不高兴,会影响他花钱的积极性的;二是应伯爵深谙韬光养晦的道理,知道地位越高责任越大,谁当了老大,便须承担起老大的责任来,有事要出头,出钱也要出大头。倒不如安安稳稳做“老二”省心、实惠,悄悄得好处、闷声发大财。

通过西门庆结拜“十兄弟会”的前前后后,在那个乌烟瘴气的年代,什么样的人才能当“大哥”的问题答案其实已经昭然若揭,还是那几句话:有钱、舍得花钱,喜欢表现自己,甘当冤大头。

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败则倾;以权相交,权失则弃。西门庆势焰滔天之时,结拜兄弟们无不极尽谄媚之能事,待到西门庆撒手人寰、家道败落,有的甩袖而去、再也不见,有的甚至还暗施毒计,图谋西门庆的家财甚至妻妾。呜呼!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来源:https://www.longfajr.com/info/124084.html

标签组:[读书] [西门庆] [应伯爵] [金瓶梅] [十兄弟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文化推荐文章

文化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