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那边】他小学毕业,靠仿造梵高月入10万,却在看到真迹的一刻无比挫败

发布时间:2020-09-26 发表于话题:怎么样快速借到10万块 点击:33 当前位置:龙发金融 > 文化 > 【海那边】他小学毕业,靠仿造梵高月入10万,却在看到真迹的一刻无比挫败 手机阅读

1、

他小学毕业,自学画画月入10万


赵小勇,湖南邵阳人。少小家贫,初一没读完就辍学了,所以只有小学毕业证。二十多年前,赵小勇来到深圳打工,在工厂的生产线上做普工。一次有老乡跟他说,有亲戚在深圳画油画,可以带他去玩,正是这一次偶然的机会,改变了这个湖南伢子的人生。

那一天,赵小勇被老乡带到了位于深圳布吉镇的大芬村。




这座小小的城中村,却是赫赫有名的中国油画第一村。它的历史,源于1989年,香港画商黄江来到大芬村,看中了这里的地理位置,在这里开设了第一个画室,招募当地居民、画工进行油画创作、临摹和批量销售,很快,一个接一个的画室开遍了大芬村,形成了一整套油画产业链。





第一眼看到油画,赵小勇就被深深吸引了,在得知大芬村有许多画工,都是没有在正规学校学习过,靠着师傅带徒弟,甚至自学之后,赵小勇决定,要靠画画来赚钱。

一开始都是艰难的,他一个只有小学文凭的人,连油画笔都没有摸过,只能靠着一身“笨功夫”死磕。为了尽早学会油画,他每天练习十几个小时,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几乎全部时间都握着画笔,不停地涂抹着颜料,画了一遍又一遍,尽管下了这样的苦功夫,进展依旧很慢,很长时间里连一张画都卖不出去。




这时候有人好心提醒他,可以专攻一个画家的画,比如梵高。

在此之前,他没有听过梵高的名字,最熟悉的画家是徐悲鸿和齐白石,当他去了解梵高之后,才知道,这是一个荷兰的画家,生前过得非常落魄,还有些精神病,作品不被人赏识,甚至无法靠画画养活自己,最后穷困而死。可是在他死后却暴得大名,全世界都在收藏他的画,模仿他的画,直到今天,靠临摹他的画养活了一大批人。

赵小勇被梵高这个人和他的作品迷住了,他开始专门临摹他的作品,向日葵、星空、自画像,这些名作,他画了一幅又一幅,画到最后,两三个小时就能完成一幅大作品,而这些梵高的仿作也给他带来了第一单生意。

赵小勇画梵高足足画了20年,他最大的客户,就来自于梵高的家乡荷兰。20年来,他至少画了10万幅梵高的仿作,最忙的时候,每天要花5、6幅,这些油画远销荷兰和国外其他国家,赵小勇也从单打独斗,发展成为一个家族式的画室。

首先是赵小勇的妻子加入进来,她是赵小勇的第一个学生,后来成为他的妻子,在赵小勇的培训下,妻子也成为了画梵高的高手。后来,家乡陆陆续续有人跟着赵小勇来到大芬村学画,整个画室就像一条生产线,每个人专门负责画一部分,整个画室里挂满了他们的“产品”。




凭借着油画生意,赵小勇每个月收入10万左右,这让他感到非常欣慰。在家乡人眼里,赵小勇是一个成功的典范,初中都没读完,早早出去打工,却靠着自己的双手拥有了成功的事业,还能带领着老家人一起入行赚钱,对他称赞不已。

赵小勇的油画业务蒸蒸日上,但他也还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去荷兰看一看梵高的真迹。画了20年,10万幅梵高,却从没有看过真迹,这在他心里是一种遗憾。



2、

在看到梵高真迹的一刻,

他无比挫败

有一天,赵小勇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梵高,梵高问他:“小勇,你现在画得怎么样了?”赵小勇回答:“我现在基本进入你的状态了”。他还想和梵高握手,但在那时梦醒了。

没过多久,赵小勇就办好了护照和签证,飞到了荷兰。

飞机快要降落的时候,赵小勇望着脚下的荷兰,那些麦田,那些建筑,那些千万次出现在他画笔下的元素,一一扑面而来。

“我以前只在画里和电视上看到这些风景,到了荷兰才知道,原来真的那么美”。赵小勇难掩兴奋的说。

来荷兰的第一站,赵小勇要去拜访他的客户。客户的地址很好找,就在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梵高美术馆馆外。

他第一眼就认出了挂在外面的那些油画,他跟同行的人说:“那些都是我画的”。紧接着又认出了做了十几年生意的荷兰客户,两人握手拥抱。

荷兰客户向自己的两个儿子介绍赵小勇,称他是一个很好的生意伙伴,画梵高的画特别好,他还开玩笑说:“等下我要拿你的向日葵和美术馆里面的那张换,保证没人能看得出来”。

尽管这次会面很开心,但赵小勇还是有些落寞,因为他一直以为荷兰客户开的是一个比较高档的画廊,没想到仅仅是在美术馆旁边的一家卖纪念品的小商店。而自己的画,卖给荷兰人时仅仅200人民币一幅,在这里却要卖几百欧元一幅,差价高达十倍。原来自己只是这场全球化生意中最底层的一部分……



终于,梵高美术馆开门了,赵小勇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一路小跑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幅他不知画了多少遍的《向日葵》。

尽管这幅画每一个部分他都已经不能再熟悉了,但他还是仔仔细细地在这幅画前看了半小时,一边看一边喃喃自语:“不一样,不一样,颜色不一样……”



接下来,一幅幅赵小勇全部都临摹过的名作,都呈现在他的面前。梵高的真迹,梦想中的场景,就这样摆在赵小勇面前,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然而,从美术馆出来,赵小勇拭去了眼角的泪痕,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他蹲在美术馆门前的广场,许久都沉默着。到最后他终于说了一句话:“画了20年,还不如这里的一幅作品”。门口的保安听说他画了20年梵高,很感兴趣,就问他那你有没有自己的作品?这让赵小勇更加无言以对,失落不已。

第二天,冒着小雨,赵小勇来到郊区梵高的墓地祭拜,他献上了一束花,点燃了三支香烟,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表达自己对于这位“恩人”的崇敬之情。


“没有梵高也就没有今天的赵小勇”。他说。

3、

我的生活就是我的艺术


从荷兰回到深圳,赵小勇有一段时间都在思考自己的定位。

“没有人能画一辈子梵高,我也不行”,赵小勇说:“当那个保安问我有没有自己的作品,我知道问题所在了”。

在一次晚间聚餐上,赵小勇和几个画工聊起了他在荷兰的见闻,他绘声绘色地诉说着第一次看到梵高真迹时那种激动,一桌子的人也都为之着迷。说到动情处,男人们纷纷沉默不语,女人们开始抽泣。

“画了20年梵高,你有没有自己的作品?”赵小勇又想起那个问题:“我究竟能不能当一个艺术家?”




有人安慰他,说梵高也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他在世的时候也没人欣赏他的画,但梵高最重要的就是坚持自己的道路,如果不坚持,就不会有梵高,你赵老师今天也要坚持自己的道路。

一位女画工边擦眼泪边对赵小勇说:“赵老师,我想改走写实风格,但我好害怕没人会接受我的话,我不想像梵高那样悲惨的死掉,不能让这样的悲剧重演……”


女画工一哭,大家就从安慰赵小勇到安慰她了,连赵小勇也对她说:“没事的,你就坚持走你自己的道路。”

随着时代的发展,技术的进步,高仿油画一步步被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喷绘技术所取代,大芬油画村之前那种靠着临摹、仿造名画的商业模式,也渐渐越走越难。

赵小勇意识到,一定要有原创的作品,这不仅仅是商业趋势,更是自己的价值所在。

20年来,他第一次拿起画笔,开始画自己的作品,走自己的道路。从湖南老家的乡村小路,年迈的奶奶,到自己的画室,他所创作的素材,都来源于自己的生活。




他做好了自己的原创作品一幅都卖不出去的准备,他说:“不管是花了一年还是几年时间才画出一张原创,只要能有一张被人记住,就够了,就值得”。

2012年,大芬村的仿制油画业务锐减了50%,一半的画工们关掉了画室,剩下的人,不得不走从仿制到原创的艰难转型。赵小勇也把画室从大芬搬到了宁波,在那里开了家画廊,如今他的画能卖到1.2万一幅。

但价格不是他最关心的,他当时在荷兰所感触的“画了20年都比不上一幅原创作品”,说的也不是价格,而是价值。原创的价值是无价的,任何临摹都无法相比。

“我们不要现在,也许现在有人会说,这些人画的画不行,但等过了五十年、一百年,人们能欣赏我的画。”

海那边移民交流群

本文来源:https://www.longfajr.com/info/123436.html

标签组:[美术] [油画] [油画风景] [梵高] [梵高奶奶] [梵高星空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文化推荐文章

文化热门文章